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海尔

魏小安谈休闲与长寿:未来将迎新型生活

  2018-05-15 14:13:33   来源:旅思马记  作者:魏小安

手机阅读

  可变的是技术因素,不变的是人的需求。两者结合,构造新型生活。

  牧青按语:

  小安老师谈的休闲与长寿,其实就是康养旅居的问题。有两个词:一个是“天人合一”,指人与自然融合;二是“身土不二”,其实还是这个意思,指在出生长大的地方产出的东西最适合自己的体质。

  至于康养旅居,某地有康养资源,单纯当地自己人养老、养生是带动不了大的收益的,这就要吸引外来旅游者。旅游者只游不居也是不行的,只居不游也是不行的,只可小住,这就有了康养旅居的概念。旅游资源转化成产品后可以吸引人来康养旅居,吃住购娱,由此延伸至商养学闲情奇,都可以与康养有关。

  最近正在魏司提及的赤水附近做一个康养项目,涉及“八养”,都是结合市场、资源、文化而延伸设计的康养产品:此地有十几万亩竹林和田园,是国家森林养生基地,是谓绿养;林下有丰富的中草药、野生菌,还有富硒茶等有机食品,可颐养;引进三甲医院,是谓医养;有温泉,可浴养;设体育运动项目,算是健养;有香火极盛的佛教寺庙,可依托做禅养;有一著名节义之士,并由竹子延伸出梅兰竹菊,是谓国学修养;有300多种国内竹子植物以及各类菌类、药用植物、农作物,可研学、可亲子,是谓育养。

  正文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未来的追求,一是美好生活,一曰美,二曰好。

  什么是好日子?种植业保障生存,制造业缓解短缺,服务业提供便利,都是“日子”,但若没有旅游就没有“好”,所以,美好生活旅游打头。二是幸福产业,旅游与文化,排在五大幸福产业前两位。旅游是美好生活的创造者,发展不平衡的协调者,不充分的提供者。把时间花在美好的事物上,才是有质量的生活。

  所谓美好,曰美文、美境、美景、美人、美食、美术、美乐,等等,这是美的对象;从容欣赏,慢慢享受,这是美的过程。所以,集中起来就是一个美的意思,我们要把美扩大,覆盖到旅游的全领域,延伸到休闲的全过程,这样才可能进入到一个新的高度,达到一个新的意境。如同费孝通先生所言:“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自古以来,人人都追求长寿,但是,长寿需要康寿和乐寿,否则长寿只是生物性的存在。人寿百年,纸寿千年,石寿万年,人寿尚且不如一纸,格外需要珍惜,需要快乐生活。从传统文化出发,天人合一,身土不二,达到休闲与长寿。天人合一是一种精神境界,身不二是一种生活态度。要想达到天人合一就得有闲,就得会休闲,要不然就悟不到天人合一。要想达到身土不二就得有健康,没有健康,就没有这样的生活态度。从当代文化出发,就是追求好玩玩好,也同样和自然融为一体。

  一、我们用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长寿的追求

  我接触过一些特殊人士,包括高僧大德和各类大师,一个感觉,有些人的路数不对,像江湖人士,神乎其神。在这些方面:

  第一,我们不必妄自菲薄。最近100多年以来,西方的意识形态和西方的科学理念全面影响中国,尤其是五四运动以来,新文化对传统文化否定极其厉害,所以我们就有一些妄自菲薄。一直到今天,统治我们的主流形态一直是西方的,马克思主义也是西方的,我们当做主流意识形态,但是要按东西方来说,也是西方的。所以很自然我们容易妄自菲薄。

  第二,就是不必妄自尊大。东方这套文化很棒,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但是也用不着妄自尊大,应该把东西方融到一起,来创造新的长寿理念。

  第三,不能装神弄鬼。装神弄鬼的东西太多了,一看到装神弄鬼,我会说,对不起打住,我不懂,您是大仙,您是大师,我走行不行?可是我们经常是什么?好像不装神弄鬼,就显不出文化来。一个好的文化需要这样吗?现在有些文化,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把复杂的事情程序化,把程序的东西高深化,最后是文化大师,你们只能听我的。真正的文化一定是简易的,一定是简单的,一定是朴素的。

  第四,不宜高深莫测。如果我们讲长寿还是高深莫测,讲给谁听呢?最后就变成了圈子里的游戏,自己讲给自己听,甚至因为一个概念或者一个说法大家相互辩论,辩论的还挺热闹,这不是我们的初衷,也不是我们的目的。所以,现代养生简易行,这是根本。既然讲现代养生,追求长寿,一定要简易才具有可行性,推广的过程中也应该是简易行的。我有三句心得:第一句易如反掌,屈伸有节;第二句大方宇宙,原点思维,就是要回到老祖宗那去,我们要想想为什么古人有这么高的智慧,能够悟出这么深的道;第三句形成系统,自然流畅。

  我说这些话什么意思?就是应该让长寿之道尽可能通俗化、简单化,这才可能推行。中国的长寿之乡,我去过很多,一个总体的感觉就是简单,简单欲望,简单生活,简单快乐,看到长寿之乡的长寿老人,总是想起《道德经》,就是大道至简。当代人的欲望过多,生活过于复杂,时时处处攀比,最后不知为什么活,给谁活,生活的乐趣何在。

  二、长寿之事落实起来很难,难处何在?

  第一,我们的政府基本上都是短期行为,你说大健康,三年能见效吗?如果不能见效,对不起,我不干。现在说起来,政府官员尤其是主官,一个任期五年,实际上能踏踏实实干三年就不错了。我到各地经常是这样,见到书记、市长就问,你来几年了?来三年了,那咱们谈一年的事,说一年的主意。来了四年了,咱们免谈。刚刚来,可以,那咱们谈三年的事。为什么?这是很自然的,是体制决定的。政府普遍是短期行为,我们研究这个事能不能急功近利,能不能尽快见效?能够尽快见效,政府才能兴奋,这是一个难处。

  第二,从人的角度来说,每个人都追求健康长寿,但是都想速战速决。自古以来大家就想着有一副灵丹妙药,吃了就能长命百岁,所以《西游记》大家追着吃唐僧肉,长生不老。实际上都是这种潜在的速战速决的追求。你要跟他讲健康长寿,这个事很好,但是这个事得20年见效,对不起,我不干。从市场的角度,或者从需求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大的障碍。

  第三,企业急功近利。寿乡建设离不开企业,但是企业一定是急功近利的。找个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就问当年在股市上能不能体现?不能体现我不做,这是第三个难点。

  第四,医疗利益集团绑架。长寿之事利国利民,值得大力倡导,但是我同时就在想,医学界怎么看,医药界怎么看,从制药的工厂,一直到大夫开药到卖药,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利益链条。我们倡导的是什么?少上医院,少治病,少吃药,要靠人体自身的调节谋求健康长寿。但是这么一个庞大的利益群体,一定会有无数的理由否定这个事,这恐怕是最大的难处。

  第五,痛苦如影随形。健康长寿是快乐的事,不应当是痛苦的事。如果我们练个功很痛苦,这个事也很痛苦,那个事也很痛苦,人怎么可能健康?现在看病也很痛苦,所以看病的过程就是痛苦如影随形的过程。两个痛苦相比,哪个痛苦更小一点,两个效益相比,那个效益更大一点。

  这几个难点都是可以解决的,就看怎么来做?但是说到底,如果这个事违背了天性,从个人来说就难以坚持,从事业来说就难以推广。

  天性是什么?天性可以说是方方面面的天性,但是从多数来说,第一好吃懒做图舒服。历史上也是如此,好吃推动了农业的发展,懒做推动了制造业的发展,图舒服推动了服务业的发展,这就是一种天性。第二好玩玩好求快活。这是现代人的追求,因为我们现在吃饱穿暖都不是问题了,大家消费层次都提高了,大家开始好玩玩好,图快活。第三娱乐刺激追极限。从旅游的角度来说,有一种叫自虐性的旅游,完全就是追求刺激,追求极限,这些就是吃饱了撑的,花钱买罪受,但是也有这号人。最后是共享共促谋发展,这都是天性。

  寿乡发展能不能好玩一点,舒服一点,不违背我们的天性,用不着一天到晚痛苦的来干这个事,我觉得长寿、康寿、乐寿,这三个词应该联在一起,如果只想长寿,只是一个长度问题,但是能健康的活着,能快乐的活着,这叫生命的质量。这是一个理念问题。

  我们不能违背天性,要努力把这套事做好,一定要适应天性。当然可以骂,你懒蛋一个,就你这样还想健康,还想长寿?想都不要想。但是也有一套说法,叫做生命在于不动。创始人是谁?薄一波薄老,我见到薄老的儿子,他说老爷子就说生命在于不动,千年王八万年龟,什么时候动呢?他说的是什么?生命是一个常量,消耗过分了就不行。所以运动员最后身体都不好。薄老爷子一天到晚基本不动,连散步都很少,但是活了99岁。这也是一个道理,当然这是个案,是孤例。

  要对应这些需求,要研究寿乡建设,怎么能让大家在这个过程中感觉快乐,感觉好玩。舒服是不可能,再舒服不如躺着,但是能快乐,能好玩,能让他上瘾就行。运动类的项目上瘾,有两条。第一条门槛很低,比如打太极拳,一说太极拳,杨氏、陈氏、四十八式,复杂的不得了,找不到名师就不要学太极拳。要这样的话太极拳怎么打?这就把门槛架高了。第二条进入之后无穷尽,凡是这样的东西都是上瘾的东西,高尔夫球被称为绿色鸦片,滑雪被称为白色鸦片,什么原因?都符合这两条,打麻将也是如此,10分钟可以打,打好无穷尽。比如说击剑,骑马这不是一般能学会的,所以很难普及。

  三、寿乡怎么干?

  既然已经称为寿乡,就说明已经具备了相应的基础。一是环境好,山水俱佳,尤其是泉水,成为标配。二是气候好,适宜居住。三是食材好,绿色天然,品种丰富。四是人际关系好,亲切和谐。但是,当代社会产生当代需求,需要补足。一是基础设施完备,上下水、电力、通讯、垃圾处理等等,都是现代生活不可或缺的。二是精神生活的需要,丰富多彩。三是社交生活,和谐交往,皆大欢喜。

  从宏观的层面来看:

  第一,政府推动完善条件。大健康是政府的义务,而且下一步中国医药费的爆炸式增长是可以看得到的。也就意味着人民的健康是在下降的,这样对国民经济的负担越来越重。如果政府能够从正面来推,通过大健康减少医疗费用,这是好事。所以政府就需要完善推动大健康的这些条件。至于说折腾多少优惠政策之类的,这些东西我都不信,都是说说而已。

  第二,市场依托,企业运作。这些事情如果要想有长远的保障,必须得依托市场,就是抓住需求,同时靠企业来运作。专家学者尽可以说理念,尽可以唱高调,但是落不下来,要想吸引企业就得研究靠什么吸引企业?不是靠理念,不是靠情怀,当然有很多企业家有情怀,有情怀,我尊重,但是不能把事业的基础放在这上面。

  第三,文化挖掘,群众学习。我们做的事情是挖掘文化,可是群众确实需要学习。现在知识都不少,文化都不高。知识和文化是两个概念。包括博士生,博士都读下来了,博士论文都做完了,实在是没有文化品位。可是我们这套东西,尤其是中国传统文化东西和现在的这种嫁接,必须得有相应的文化,这就需要群众学习。

  第四,长远工程,世代进行。我不认为这个事是可以马上见效的,这是长远的工程。或者说,既然是中国人的长寿工程,进一步提升叫人类长寿工程,必然是长远,就需要世世代代传承。世代传承要有传承基础,第一个基础,就是在理论上需要越来越完善。形成一个逻辑自洽的,能够完整的具有真正说服力的一套理论体系。第二就是要有基础,需求的基础很自然,不需要论证,谁都希望长寿,谁都希望健康,谁都希望快乐。第三就是运作的基础,把这几个基础的根扎下来了,才可能形成长远工程,世代更新。

  从实际运作的角度:

  第一,建立组织,形成系统。中国长寿之乡绿色产发展联盟,是一个好的基础。但是如果最后变成专家学者之间圈子里头论,这不行,这不符合初衷,必须要建立相应的组织,这个组织不是孤零零的协会,一定要形成系统,有腿才能干事,有人才能办事。

  第二,开展教育,培育基础。群众需要学习,我们要开展教育。这种教育的好处,一是体现了组织的公益性。二适合现在从中央到地方的理念,一脉相承。三是这个教育确实有实际需求。但是我不赞成传统文化教育动不动就是书院,我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书院,问题是书院起了多大作用?古时候的书院,是没有现代教育体系才有书院,私塾是基础教育,书院是高等教育,这么一个教育体系。如果说我们培育基础,不止是书院的概念,就应该是有一系列方式,一系列体系。

  第三,企业依托,利益导向。要研究用什么样的利益引导企业,我相信会有很多企业有积极性,但是不得其门而入。说句老实话,我们现在自己都说不清楚,就是健康养生长寿里面商机何在?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因为有庞大的需求基础,商机一定是无限的。只不过我们如何认识?如何挖掘?如何提炼?这样的话,企业进来了,这个事情就有实实在在的运作基础。

  第四,开发产品,简易推进。产品可以是多方位多层次的,比如说教育就是一种产品,也是一个体系。再比如说有一些用品和补养品或者诸如此类的,现在太多了。实际上已经形成了鱼目混珠。说句老实话,我现在没见到珍珠,只见到鱼目。很多人每天要吃补养品。吃了半天,吃来吃去,有用吗?不知道有用没用,反正知道有一条没坏处,没坏处就吃吧。最后发现,蒙老头老太太全是这些东西。为什么老头老太太最容易被蒙?一是他们最关注长寿,二他们没有相应的知识。三是群体行为的仿效。我们何必让那些劣币在里面瞎混呢,应该让良币驱除劣币。

  第五,项目落实和推进,就是需要实在的落脚点,三个部委提出来,到2020年全国要搞1000个小镇,现在全国轰轰烈烈。就我耳闻目睹的至少有100个叫康养小镇,就是主题一定是康养,其他的小镇里面也一定有康养的内容。他们现在有钱,有地,有条件,有题目,但是没有内容。所以我们应该成为内容提供商,这就要求有强大的研发队伍,不断的创造新的内容,更新各种内容,成为一个内容型工程。这个事将来的市场是谁?服务大众是毫无疑问的,必须挂在嘴上,因为要靠这个树立品牌,靠公益打天下。但是在实际操作的时候,服务大众不现实,第一个切入点就是服务这1000个小镇。第二个切入点就是现在又有几千个田园综合体起来了。第三个就是服务中产消费,这是我们的服务点。通过这几个服务点切入了,运转起来,这时候主要通过教育方式服务大众,这些项目落实,就形成了核心吸引力。

  最后,多方合作,机制领先。现在就是要研究实体运营,落地运作,得建立一个组织,建立一个机构。同时必须设计出好的机制来,靠机制来形成各个方面的合作力量,形成各个方面的利益导向。政府也有利益追求,官员的利益追求就是政绩,企业的利益追求就是利润。消费者的利益追求就是健康、快乐和长寿。专家的利益追求是还有点情怀,还想抒发一把情怀,来为大众做点事。抽象起来都是一种利益追求,我们不要贬低利益,中性来看。这样的话,形成一个好的多方合作,必须有一个好的机制。

  严格地说,寿乡是历史形成的,也已经在市场上形成了品牌。符合中央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也对应民族世世代代的追求。在当代社会条件之下,必须注入新的内容,开拓新的模式,希望在联盟成员的共同努力之下,寿乡创造新的生活方式。

  未来的生活,可变的是技术因素,不变的是人的需求。两者结合,构造新型生活。

  第一是田园生活。未来的生活很大程度上是回归乡野,这就是城乡一体化。中国人,追求家园是几千年的梦想,现在工业化、城市化,只可能有家不可能有园,可是家园的梦想仍然存在。所以需要建设城市园林,拓展休闲环境,用大园来弥补小家,用质量来弥补距离,家门口没有园,但是可以把这里当成一个园,未来的生活一定是田园化的。

  第二是生态生活。低碳、环保,与自然生态高度融合。先规划小动物的生存空间,再规划人的生活空间。广州花州市有一个楼盘,100万平方米,定位是度假社区。有一次一个客人在那里吃饭,吃着饭站起来了,从餐厅的这边,一路走到餐厅那边,他说看见了一只变色龙,很多年没看见过了,跟着就在那儿买五套房。他们很注重细节,路上修涵洞,有木板栈道,栈道要留一尺高,为了便利爬行动物的通行,小动物的通行。这就是生态的概念,人和小动物和自然相处,看到这种场景都会很感动。

  第三是森林生活。森林体现生物多样性,也体现生活品质的多样化。这是最具难度的,但是值得争取。

  第四是文化生活。文化要有传统,传统是经典;也要有现代,现代是时尚。文化无穷无尽,容纳个性化。

  第五是艺术生活。美就是生活,人的艺术,艺术的人,这是精神生活的最高境界,需要艺术环境,艺术指导,艺术创造。

  第六是创造生活。创造需要人的潜能的发挥,是未来生活的本质追求,会构造新的产业,新的发展基地,将来的生活不只是简单的游乐,生活内容充满创造性,也成为创业基础。

  第七是数字生活。信息化形成基础,数字化提供手段,智能化达到目的。包括云系列,现在已经开始,云计算已经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

  第八是休闲生活。休闲是对可自由支配时间的多样化安排,休闲是生活的三分之一。在经济全球化和世界一体化背景下,世界各国政府均着力促进经济发展和解决民生问题。人类社会经过数千年演进,也向着以人为本、提高质量、和谐发展的方向迈进。休闲成为重要的生活方式和基本的生活权利,丰富多彩的休闲产品和高质量的休闲服务是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重要内容。工作时间追求效率,生理时间追求质量,休闲时间追求快乐。所以,我们面临一个三分之一的新空间。相应地,三分之一的资源应为之倾斜,三分之一的人员要为之配置,三分之一的精力需为之投入。

  第九是运动生活。运动是人的一种天性,这种天性见于生活,所以就需要创造性。现在玩乐的新项目,基本都美国人创造出来的,其次是欧洲人。先创造玩的新项目,然后纳入到正规运动。不知道未来的运动还有什么,但一定无穷无尽。

  第十是健康生活,需要生理健康、心理健康,社会健康,所以需要健康的社区,健康的环境,健康的社会。

  第十一是情感生活。我们现在最恐怖的就是社会的冷漠,如同存在主义的说法,人是人的地狱。但是这只是过渡期的现象,一百年之后应该如何?没有丰富情感的社会,是没法接受的。

  第十二是邻里生活。原来生活条件很差,但邻里关系很近,现在都住了楼房,没有邻里了。近在眼前,远在天边,生活的距离很近,但是情感的融合很差。生活在一个人口密集的地方,但是觉得人与人咫尺天涯,这不是好感觉。应该有邻里感觉,度假社区、休闲社区最重要的就是邻里感觉。人都是缺什么想什么,多什么烦什么,所以人追求这些东西,要创造这些东西。

  第十三是立体生活。要有立体的产业和立体的空间,尤其是中国,人口多,空间少,必须立体化发展。一是立体的绿化,将来房顶是绿的,可能就是菜地,现在空中菜地很多城市已经开始搞了,在国外更普遍。围墙是一种冷冰冰的东西,可以靠立体绿化形成围墙。这样私密性也有保障,外面看着一排排的树郁郁葱葱,做这些事情并不难。二是立体产业,现在一个最新的概念叫做个人制造业,3D打印技术产生了。美国人之所以敢说将来制造业大国还是美国,就是从这个技术基点出发,这就是立体产业的概念。三是立体空间,山要用,平地也要用,地下也要用,展现的就是未来的生活场景。加拿大有一个特点,到冬天,地下空间是重要空间,人出行通过地铁,地铁形成商业区,所以很多人到冬天就通过地铁到处走,逛街都到地下逛。可是地面基本不动,所以加拿大到处都是森林,郁郁葱葱,不妨碍发展。

  第十四是美好生活。这是现在的主旋律,也是发展的终极目标,旅游休闲就要让来这里的人深入体验。

  总体而言,探索未来生活,体验未来生活,就是古代的自然环境和古人的生活态度,加上现代的生活设施和今后的生活方向,在日常生活中可望而不可及,但是在旅游休闲生活中可以达到,这应当成为寿乡发展的追求。

分享:
0
魏小安专栏

魏小安专栏

魏小安:著名旅游经济和管理专家、旅游、酒店研究专家。有“中国酒店业教父”美誉,历任中国社科院财贸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国家旅游局政策法规司政研处副处长、处长、副司长,等职务,在旅游行政管理工作领域贡献卓著,是国内活跃的旅游学者,主要学术专长为旅游经济、旅游政策、旅游规划等。

他的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