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海尔

“过度旅游”带来的危害 可能你从未注意过

  2018-03-09 17:01:35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张广瑞

手机阅读

  在期许旅游业大发展的同时,也应当认真关注一下“过度旅游”这一世界旅游发展新趋势。

  近年来,全球国际旅游发展有了明显好转,无论是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还是世界旅游理事会都对此喜形于色,对全球旅游发展形势充满信心,相继做出了颇为乐观的预测。值得欣慰的是,包括这两个权威机构在内的不少旅游研究机构,都保持着一种清醒的头脑,面对一片看好的欢呼之声,又都提出了一个明确的警示,那就是全球旅游发展正面临着“过度旅游”的挑战。

  2017年年底,世界旅游理事会发布了一份题为《应对成功:旅游目的地的拥挤管理》的报告,直面世界旅游发展中普遍存在的过度拥挤难题。无独有偶,同期德国IPK国际旅游咨询机构代表柏林国际旅游博览会(ITB)发布了题为《繁荣还是萧条?旅游走向何方》的世界旅游趋势报告,这个报告中有个专题,叫做“过度旅游:国际旅游业需要制定新战略来管理”。因而,不少旅游相关媒体曾把“过度旅游”的标题推上了头条。看来,这个问题的确值得旅游管理部门和业界予以关注。

  世界旅游理事会的报告对“过度旅游”阐述更加全面,但作为旨在促进旅游发展的业界领袖的组织,该报告中使用的语汇是“旅游目的地的拥挤”,描述的是一种现象;而IPK的报告使用的是“过度旅游”,显然,后者突出的是一个趋势,但是这两个报告都指出了这一问题的严肃性和严重性。

  “拥挤”对旅游目的地发展提出的挑战,这包括“异化了的当地居民、衰退了的旅游体验、超负荷的基础设施、对自然的破坏和对文化与遗产的威胁”等五方面的表现,并针对这些问题提出应当采取的措施建议,其中包括“随着时间的推移舒缓游客人数、向不同的地点疏散游客、调整价格以平衡供求、调节住宿供给能力和限制可进入性及活动频率”等,但强调,对待这一现象要从长计议,重视长期规划,而不应机械反应,慎用一刀切的对策。IPK的报告在阐述“过度旅游”的影响时特别强调,“过度旅游”不仅直接影响旅游目的地、旅游吸引物、当地的基础设施和居民,还影响着旅游者本身。显然,这一阐述更加全面。报告提出,据“世界旅行监测”2017年对世界24个国家29000名国际旅游者的调查显示,25%的被调查者承认对其旅游目的地有“过度旅游”的感觉。报告分析,世界上大约9%的游客(约1亿人)的确感到他们的出境旅游质量受到了影响,其中带孩子出游的家庭和34岁以下的年轻人对这一影响感受最深。从地区来看,亚洲出境旅游者对“拥挤”现象更加敏感。

  IPK的报告中提出,现实与公众的认知有所不同,真正受影响最深的并不总是大城市,冬季的滑雪度假地更加严重。也就是说,“过度旅游”逐渐变成了一种普遍存在的问题,而并非局限在城市。调查还表明,大约十分之一的国际旅游者表示,他们的旅游度假、邮轮旅游、城市游览、阳光海滩度假和乡村度假质量都受到了影响。最有意思的是,越是世界有名和区域有名的景区景点,拥挤问题越显严重。

  IPK国际旅游咨询公司CEO弗雷塔戈表示,“过度旅游对自然、文化、当地居民和旅游者来说都不是件好事,但对全球旅游来说并未达到极限。很多旅游目的地还是觉得旅游者多多益善,无论是一年四季或是在淡季皆如此”。

  总之,这两个报告都确认“过度旅游”是当前全球旅游发展中最为值得关切的问题,呼吁国际旅游行业要与相关的旅游目的地共同努力解决这一难题。同时也承认,过度旅游问题颇为复杂,在不同的旅游目的地有着不同的成因,解决这一问题也并非易事。IPK报告引用德国海洋旅游研究所所长的话说,“这个问题不能简单地归结为过度旅游,而是旅游管理水平的低下。因此,不存在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解决方案”。所以,要认识过度旅游问题的存在和严重性,进行认真调查研究,制订长远规划及相关政策,改善管理理念、方式与技术,做到未雨绸缪,而不是削足适履。

  近年来,我国旅游业蓬勃发展,旅游投资、城乡旅游化以及旅游营销等都非常火热,各地对于旅游促进整体经济发展、促进城乡村建设以及开发接续产业和扶贫济困等方面的作用有着很高的期望。同时,我们也应当注意到,近些年中国入境旅游发展增速放缓,必须考虑国际社会对我国“过度旅游”因素的困扰。尽管这一现象出现的背后原因非常复杂,但他们会从国人如此热衷于出境旅游的原因去思考。因此,无论是旅游管理部门还是业界,在期许旅游业大发展的同时,也应当认真关注一下“过度旅游”这一世界旅游发展新趋势。不能忽视它对自然、社会、文化、体验等方面造成的威胁与破坏的后果。对“过度旅游”问题视而不见、置若罔闻显然是不对的。当然,也不能因噎废食,动用禁令或限令的直接干预会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但不能实现理想的目标。

  其实,北京故宫博物院近几年来采取的限流措施与产生的效果就为同行树立了标杆。由此说来,恐怕这是面对世界旅游发展的新形势和新挑战,联合国确定2017年为“国际可持续旅游发展年”的重要原因所在。正如该组织近年来所提倡的那样,世界旅游可持续发展需要的是“精心设计和良好管理的旅游”。

分享:
0
张广瑞专栏

张广瑞专栏

张广瑞: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财贸所旅游研究室研究员,所学术、学位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68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自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涉足旅行社业,1981年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经济研究所专门从事旅游研究。

他的热门文章